• 老藝人建起非遺展示館 閩劇后臺有啥秘密帶你去瞧瞧

    2020-07-30 作者:朱榕 來源:福州日報

    “我8歲就進入閩劇團學藝,能在有生之年做成這件事,作為閩劇人,我感覺真的很痛快!”29日上午,陣陣熱鬧的腰鼓聲中,晉安區非遺(閩劇)展示館在壽山鄉石牌村鄉村大舞臺藝術中心成立,發起人、晉安區閩劇團團長歐成斌終于完成一樁夙愿。歐成斌是從藝60余年的閩劇老藝人,他干的這件事,就是讓福州人撩開門簾,進入閩劇的“后臺”。

    數百件圖片實物

    揭示閩劇后臺秘密

    晉安區非遺(閩劇)展示館位于石牌村鄉村大舞臺,原是一處禮堂,中間是舞臺和觀眾席,后臺是劇團平時放置服裝道具、更換戲衣、休息、化妝的地方,如今被歐成斌輾轉騰挪出一間展示館。里面設置了閩劇發展簡史、文化藝術、名藝人、劇本、服裝道具5個板塊,200多張資料圖片、450多件文獻資料和實物,展示著閩劇的“前世今生”。

    “老歐在舞臺上站了一輩子,又是個熱心腸,真為他辦成這事高興。”國家一級演奏員、閩劇作曲家鄭傳熙是歐成斌的老朋友,也來到現場。

    很多老福州都有看閩劇的記憶,不少人更是從小就想溜到后臺,看看普通人變“藝術品”的神奇“魔術”。

    在非遺展示館內,偷溜到“后臺”的愿望終于實現了。除了戲衣、包頭、頭屏、掛須、各式兵器等服裝道具,幻燈機、舞臺燈、風機、雨機、噴霧機等舞美設備,還有從上世紀40年代至今使用的各類戲箱、茶擔,不同年代的磁帶唱片,甚至還有曲譜、戲本。可以說把一個劇團的所有“家當”都搬到了展示館。

    找齊這些材料花了歐成斌不少心血。“可以說把劇團的倉庫都翻了個底朝天,還有不少老前輩對展示館建設提出意見,踴躍捐贈文獻資料和實物。”歐成斌說,閩劇文化博大精深,有400年的歷史,真正研究細致得花幾年功夫。

    閩劇“活歷史”

    為保住“火種”奔走

    歐成斌今年已71歲高齡,8歲學藝,師從“武生泰斗”陳春軒,可以說是一部閩劇的“活歷史”,既經歷過上世紀70年代無戲可演的階段,也見證了閩劇在上世紀90年代的輝煌和后來的蕭條。

    “70年代,全國只有八部樣板戲可唱,當時閩劇很多劇目統一按京腔來唱,失去了原本的味道,一度進入衰落期。”歐成斌回憶,后來恢復唱戲時,戲服沒及時置辦,演員只好用雨鞋當皂鞋、穿雨衣當戲服。1990年他接手晉安區閩劇團時,閩劇發展得紅紅火火,一個月最多能演出40多場,演員工資也前所未有地高漲。

    可惜的是,因為后繼無人,觀眾銳減,閩劇開始走下坡路,劇團也舉步維艱。但歐成斌一直做著各種努力,創辦郊區少年班、成立閩劇藝術學校,前后培養出2000多名學員,想以微薄之力為閩劇挽留最后的輝煌。

    2006年,閩劇界為一個消息所振奮:閩劇作為地方戲種入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政府也加大扶持力度,多次撥款,讓閩劇團參與文化惠民演出,有戲可接。歐成斌肩上更多了一份責任感,保留閩劇的“火種”,讓閩劇與時俱進,在傳播中活態繼承。

    植入社會治理功能

    讓閩劇“活”起來

    展示館外,一出新編的閩劇折子戲正在舞臺上演,觀眾席不時爆發出陣陣笑聲。

    后臺是靜態的展示,前臺是火爆的演出現場和生動的活態傳承案例。一靜一動,不僅道出了閩劇前世今生,還勾勒出未來的“新生”。

    石牌村鄉村大舞臺就是歐成斌“曲線救國”的一個成果。這也是晉安區探索臺灣社區營造經驗本土化的一個試點項目。“戲劇本來就是勸惡揚善的功能,新編戲劇緊扣時事熱點,也能為鄉村治理、營造文明鄉風作出貢獻。”歐成斌說,由政府買單,村民受益,閩劇也得到傳承,這是一舉三得。

    朋友們都為歐成斌的身體擔心,但他總是歇不下來。對他來說,閩劇起先是一門營生,后來是藝人的堅守和擔當,如今是對福州地方文化的一份守護。

    歐成斌希望借助全國農村社區治理實驗區落地晉安區、石牌村的機遇,有更多人認識、了解、愛上閩劇,讓鄉村文化得到弘揚,讓閩劇在為國家、社會、人民服務中,探索傳承的正道。

    責任編輯:張澤楠

    相關推薦

    紅色足跡·福建省油畫家作品邀請展開
    凌超:在建盞技藝中超越
    做好福建傳統村落保護及其藝術活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鄉村振興專家智庫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在線留言
    亚洲 自拍 精品 在线 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