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籃打水水不空” 永春漆籃的新生路

    2020-07-23 作者:潘賢利 林杰 來源:東南網

    俗話說“竹籃打水一場空”,而永春的漆籃卻是“竹籃打水水不空”。 在永春,漆籃的制造已有500多年歷史,已80歲的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郭金鏢見證了這一技藝的傳承發展。

    近日,永春縣首屆工藝大師評選活動暨福建省(永春)“匠藝杯”工藝美術現場技能大賽落幕,來自仙夾鎮的22名漆藝和竹編等參賽工匠獲獎。此次大賽共產生8名金獎,該鎮就占了4名。

    11.jpg

    盛滿“深情厚意”漆籃受海外僑胞喜愛

    永春漆籃可燙可摔可盛水,靠的是竹藝和漆藝。郭金鏢介紹,從明正德年間開始,仙夾鎮龍水一帶的油漆匠,便開始嘗試給傳統產品竹編籃、盤等日用器具上漆,發現上過漆的竹器具不僅堅固耐用、不褪色變形,而且還可耐酸、耐堿。就是從那個時候起,漆籃開始流傳,并且經久不衰。

    幾百年來,工匠們不斷創新,開始模仿油漆家具中的雕花繪畫,在竹籃的提梁、籃蓋、籃體上精心地裝飾各種優美的金色圖案。“永春漆籃作為一種傳統手工藝品,長期以來一直被人們用于日常生活中,展現了它的價值,由此產生了一些同漆籃有關的民間習俗,并體現了深刻的文化內涵。”郭金鏢說。

    據介紹,漆籃的四大習俗包括用于走親訪友、用于迎神祭祖、用于壽誕及用于結婚。古時候,人們沒有塑料袋或者包裝盒可用,在走親訪友時經常用紙張或者手提巾將禮品包好帶。漆籃出現后,人們覺得十分方便和美觀,因此就用它來包裝禮品,并將之一起送給親友。隨著時代的發展,漆籃漸漸地融入了人們的生活中,成為一種時尚,也成為人們送禮盛放東西的必備品。

    此外,傳統的漆籃一直是閩南地區結婚的必備品,表達了人們對美好婚姻家庭的期待,彰顯了獨特的地域婚俗文化。在泉州,男方娶媳婦時通常會使用一擔大盛籃(多層漆籃),內裝滿聘禮,再加上紅扁擔由專人挑至女方家,以此顯示莊重和誠意。此外,女方嫁女兒時通常會使用一個勾籃(可挽在手臂上的漆籃),內裝有雞蛋、花生、面線等,在迎親那天讓女兒帶到男方家 ,以表對新婚夫妻的美好祝福。漆籃的籃身和籃蓋剛好有彎彎的弧度,再加上漆畫比較考究,顯得格外美觀。

    這種具有高雅古樸、端莊大方、精巧玲瓏藝術風格的永春漆籃除了在閩南一帶流行外,在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也很受歡迎。自18世紀起閩南人下南洋,也將使用漆籃的習俗帶到居住地,在日常生活中保留了使用漆籃的習慣。現在,這些東南亞國家的閩南籍華僑華人回祖國,一般都會帶些漆籃返回居住地,既延續著家鄉傳統習俗,也表達對故鄉的眷念。郭金鏢說:“因此,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龍水村幾乎家家戶戶都在做漆籃。那時成立了合作社,在政府組織下,龍水一帶上千人集體做漆籃,那場面真是壯觀。”

    放棄舒適生活 老藝人回村“拯救漆籃”

    但這一市場也畢竟有限,特別是亞洲金融危機(1997年)之后,漆籃的東南亞出口受到極大影響。雖然藝人們設計制作出直徑六厘米、九厘米小巧玲瓏型漆籃,改實用性為具有地方特色的旅游收藏紀念品,把漆籃打進了旅游市場,并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制作出具有較高收藏價值的高檔次的漆線雕漆籃,但總體來看,漆籃制作產品單一,創新有限。市場的萎縮,自然極大地影響到從業者。

    隨著現代化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到城市就業,由此許多農村的非遺面臨后繼乏人的危險,永春漆籃傳統工藝也面臨著同樣的困局。隨著人們對漆籃傳統文化認同的不斷消失及傳承人逐漸減少,漆籃的生產和銷售都受到了一定限制,導致漆籃手藝人的收入下降,最終影響了漆籃習俗的延續。

    “在村里做漆籃的人是逐年下降,真正沉下心來在做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年輕人,都往城里涌。”郭金鏢說,一個普通的漆籃,批發價大概100元左右,刨去75元的竹篾、土漆等固定成本,每個漆籃純利潤在25元左右。而對于漆籃這種手工品,盡管勞動量并不大,但是由于精細度要求高,很費時,通常一個人一天只能做兩個。這樣算下來,一個人一天只能賺50元左右,正是這種低報酬導致村里的年輕人外出打工。

    年輕人紛紛遠離這一行業,這讓郭金鏢特別憂心,在永春仙夾中學教書的他,一直對這個行業保持著高度關注。由于擔心這個技藝失傳了,2006年退休后,他放棄了在縣城悠閑舒適的生活,回到龍水村“拯救漆籃”。“漆籃制作技藝是老祖宗留下的寶貴遺產,失傳的話,愧對先祖。”擅長漆籃繪畫的郭金鏢說。

    回到龍水村后,郭金鏢創辦并管理龍水漆籃工藝有限公司,開辦學徒班,吸引年輕人從事漆籃制作、全面傳承漆籃制作技藝。

    此外,于2010年12月掛牌成立的永春漆籃龍水傳習所,也在招收培養漆籃手工藝的接班。不管是郭姓還是外姓族人,只要愿意接觸漆籃制作技藝的人員,特別是年青一代,都可以到傳習所學習。

    “在快節奏的時代,年輕人對這種繁瑣技藝,根本無法靜下心來鉆研。要傳承漆籃技藝,就要簡化工藝搞創新,從漆籃技藝本身尋求突破,提高效率,節約時間和人力成本,于是我就倡導簡化剖竹篾的技術。”郭金鏢說,剖篾這個程序,耗費時間比較多,如果突破了就可以省時很多。

    此外,因為當時龍水的漆籃,大多數是出口東南亞,主要通過廣州和廈門的兩家貿易公司來銷售。郭金鏢認為,要爭取做自營出口,將更多的利潤鎖定在制造這一環節。只要大家的收入才能上去了,就能吸引年輕人回村。

    事實上,泉州市城鎮集體工業聯合社、永春縣相關部門也為該項技藝的傳承發展,做出了多方面的努力:2013年建立永春漆籃文化展館,成立大師工作室,并組織大師帶徒授藝;將永春漆籃列入瀕危藝種保護范圍,對帶徒授藝、搶救保護等進行補助……

    復興漆籃文化 從實用性轉變為藝術性

    正是郭金鏢等永春漆籃工匠們的努力,永春的漆籃文化正在一步步做強、做大。

    “得益于網絡時代的溝通便利,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這件閩南寶貝。這也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回到永春縣龍水村,潛心研修漆籃制作技藝。”永春縣仙夾鎮政府相關負責人說。

    雖然現在已經脫離公司管理好多年,但郭金鏢還是一直關注著這一傳統技藝的傳承發展。他認為,可以探索機械、模板化制作,比如磨砂這一工序就可以實現機器操作。此外,就是要走高端化的路線,完成漆籃從實用性到藝術性的轉變。“近年來,龍水漆籃工藝公司不斷發展壯大,與泉州師院等高校合作對接設立大師工作室,研發漆籃高端新品,讓傳統漆籃更加時尚、大氣,成為人們收藏的時尚工藝品。同時,緊跟時代步伐,開通電商平臺進行網絡銷售,在永春縣城、泉州新門街設立展示展銷館,在村中心區建設永春漆籃歷史文化展館、漆籃精品展銷館、竹編館。”仙夾鎮政府相關負責人說。

    在該村的漆籃精品展銷館里,可以看到飾有日沐松鶴、九龍騰躍、天女散花等圖案的新花色漆籃;還有圓形、菱形、六角形、橢圓形等形狀各異、獨具匠心的漆籃作品。

    因為漆籃工匠們的創新創作,永春漆籃制作不斷在繼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融入現代審美理念,產品受到客戶好評。僅2014年,參賽的永春漆籃作品獲得了國家級中華老字號始創產品金獎、中華老字號傳統手工藝制作銀獎等獎項。

    現在,龍水村家家戶戶又與漆籃緊密聯系在一起,從事與漆籃產業相關的人員從200多人發展到300多人,產品銷往新加坡、馬來西亞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年產值從170萬元增加到目前的550萬元;從事漆籃產業的農戶,每戶每年均增收6000多元。

    “近期,鎮里還出臺漆藝人才三年倍增計劃,將在三年時間(2020-2023年)里,通過實施行業領頭人培養、漆藝人才素質提升、漆藝產業人才集聚等三大工程,培養10名左右行業領頭人,培育出一支技藝嫻熟的漆藝、竹編相關人才隊伍,為該鎮竹胎漆器產業發展打造‘活力源’,促進傳統漆藝文化傳承。”對于漆籃的未來,永春縣仙夾鎮政府相關負責人信心滿滿地說。

    責任編輯:張澤楠

    相關推薦

    紅色足跡·福建省油畫家作品邀請展開
    凌超:在建盞技藝中超越
    做好福建傳統村落保護及其藝術活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鄉村振興專家智庫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在線留言
    亚洲 自拍 精品 在线 主播